粒粒俺的性无能

世界末日

最近发现忙碌与劳累可以消除一些我对自己存在所感到的罪恶感。这感觉也不是简单的充实或自我价值,更像是一种主动而盲目的消损,一种自我惩戒的圣徒心理,仿佛消融自我 才得以在万物中自处。

快感这东西很难讲,谁都不知道为何一些人潜意识里喜欢受难。伤害别人快乐,自我摧毁快乐,筑建快乐,把筑建的东西一并摧毁更快乐。迷恋的感觉快乐,随意丢弃也快乐,追寻时快乐,放弃时快乐,自由时快乐,自由被侵犯有时也快乐。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困惑的浪漫吧。

评论 ( 1 )
热度 ( 16 )

© 粒粒俺的性无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