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粒俺的性无能

世界末日

今天学校的一位朋友自杀了。从一开始的惊愕,怀疑,反复翻看他的社交账号 回想以前对话的内容,然后就只剩下空洞的悲伤。他学纯艺术,主攻油画和雕塑,朋友不少,作品也很优秀。

我刚来美国念大学的时候和他相识,那时候我俩都在Pratt纽约上州一个鸟不拉屎的校区,学校总共一百个人,大家互相都很熟络。我记得第一次见他就觉得他很成熟,有点亚洲血统的美国男生,身材高大,卷发和胡茬,说起话来声音低沉,却十分稳重和细腻。他自杀的原因已经不得而知,怎么都想不到为何是懂事又幽默的他,逝者安息的话已经说了太多,我只为他感到深深的惋惜和心疼。我的生活里也有过被焦虑和抑郁侵蚀的日子,但只要走出来便是另一个世界,很可惜很可惜 他止步了。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粒粒俺的性无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