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粒俺的性无能

世界末日

是时候聊一聊毒品了


毒品这词在我朝一直是个敏感词汇,尤其上个夏天的嘻哈潮把这玩意儿又推上了风口浪尖。

首先为了不被骂我提前表达一下态度:我不赞成滥用毒品。但这片文字不是来告诫大家远离毒品的,而是向大家客观的普及一下毒品知识:如果你连毒品是什么都不知道就盲目的抨击和抵制它,那和一个站在道德高地上不思考只骂街的愚民有什么区别?

首先,毒品是个很宽泛的词,英文管毒品叫"drugs",更准确的翻译是“药物”,包括毒品和医药,通过介入大脑神经系统来产生效用。毒品的范围很广,包括最常见的大麻(叶子, Marijuana, Cannabis, Weed, Pot)、致幻剂(邮票, LSD, Acid)、摇头丸(MDMA, Molly, Ecstacy)、冰毒(Meth)、可卡因(Cocain)、海洛因(Heroine)还有一些医用药物像是常作止痛剂的吗啡(Morphine)等等。其中这些毒品也分天然毒品(大麻、致幻蘑菇)以及合成毒品(致幻剂、摇头丸等等)。这些药物的作用千差万别,有害程度和依赖程度也各不相同。


先给大家上个图表,横轴是有害程度,纵轴是依赖程度。

虽然都叫毒品,但大麻和海洛因的有害度和成瘾度一定是不可相提并论的。大麻被称为软毒品或者入门毒品,科学早就证实大麻的成瘾度比香烟还要低,之所以被称为入门毒品不仅是因为它的使用范围很广也最容易获取,更因为如果你有渠道获取大麻便更容易获取比大麻伤害度更高的其他毒品(像是可卡因、海洛因)。

西方国家近些年对于大麻一直争论不休,大概前几年开始吧,医学研究开始声明大麻对一些疾病有治疗作用(比如哮喘、老年痴呆、艾滋、甚至癌症),美国很多州医用大麻开始陆续合法。在荷兰,大麻和致幻蘑菇是全面合法化的,在随便一个咖啡厅都能买到品种不同的大麻制品。随着科学研究对大麻的不断正名,西方国家大麻全面合法化应该是指日可待的。

致幻蘑菇和致幻剂也是相当普遍的药物,印度教把致幻剂用于冥想,佛经里甚至有LSD的记载。而这些药物伤害度和成瘾度都不是很强。

我第一次接触药物并不是在国外,但来到纽约后我还是对大麻使用的普遍度和随意度燃起了兴趣,大麻不仅经常出现在人们的社交场合中,路上、宿舍、甚至校园也常常有抽大麻的人。让我吃惊的是人们对大麻的评价远远高于香烟,抽大麻的人的数量也远远多于香烟。在他们看来,抽大麻是一种更健康的减压方式。

我对药物也有一些自己的看法。我觉得药物没有很多人想象的那么好,也没有很多人想象的那么坏。首先,药物没有那么神奇,不会让你看到多么精彩的幻觉或者带给你多大的灵感,但同时它也没有那么不堪,并不是一碰就全身腐烂家破人亡负债累累。如果你真的想要尝试,我觉得只要你了解药物也了解自己,在环境许可的情况下少量体验一些软性药物(比如大麻)未尝不可。重要的是不要让药物成为生活的必需品,就像不要让香烟或者酒精成为生活的必需品一样。如果你了解药物之后依旧抵制,那也无可厚非,毕竟使用药物确实存在风险,药物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世界上有那么多有趣的事,并不非要通过毒品来获得乐趣。

最后,推荐几部我觉得不错的和毒品相关的电影:

《猜火车》《遁入虚无》《梦之安魂曲》《恐惧拉斯维加斯》《昨天》

评论 ( 6 )
热度 ( 129 )

© 粒粒俺的性无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