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粒俺的性无能

世界末日

我出生的地方叫河南。虽然别人总觉得这是一个充满小偷和愚民的地方,但我还是喜欢念这个名字,河的南边,River South,多诗意啊。

我大概是一个非常不善于旅行的人,各处的景色都大同小异,各处的人们都殊途同归。去往一个地方往往只是因为想要逃离上一个地方,换一片土地,换一处牢狱。碾转于各个不同的地理位置来寻找自由被证实为几乎无效的,到头来我们还是时光的囚徒。

纽约今年是个暖冬,阳光洒在人们复杂生活的表面,我眯着眼睛想,这个世界大概没有真正的法外之徒啊。

评论 ( 6 )
热度 ( 39 )

© 粒粒俺的性无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