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粒俺的性无能

世界末日

对痛苦与毁灭我有一种近乎崇拜的爱慕。或许是它本身所充满的巨大能量,让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像个无助的女孩对着天上的父。

我的妈妈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我的姥姥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我姥姥的妈妈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

在晚间的家庭祷告时,我却悄悄和魔鬼说话:赐予我痛苦吧!美丽的恶之花。肢解我,征服我,把我撕碎。我一边保守着自己的秘密,一边热切地暗恋着那双有力的毁灭的手。天真的魔鬼的崇拜者。

有时我也向上帝祈祷,祈求安定,祈求爱情,祈求美好的睡眠,但心底里我暗暗期盼着下一次心碎。我为人们感到悲伤,也为自己感到悲伤,因为我们都太他妈的善良了。

评论
热度 ( 33 )

© 粒粒俺的性无能 | Powered by LOFTER